倪霓

宅腐土肥圆,傻fufu

L&K

“你派了个女人跟高家俊?就这么相信她”卢国斌突然提起这件事,让Kenny有些意外,他不是向来不会管他的事情的?“Joey,她挺有能力的,管的了场子,而且,对生意上的事情也很了解”“你对她,评价挺高的”卢国斌就说了这么一句话,Kenny还点了点头。下一秒,Kenny就被卢国斌按倒在沙发上了,“嗯,你怎么了”Kenny感觉到自己的锁骨那里痒痒的,是卢国斌在亲他。“最近你放在家朗和那个女人身上的时间可比陪我的时间要多的多”卢国斌抬起头,两人四目相对。Kenny就这么看着他,笑了,“你吃醋了”一副很得意的口吻,卢国斌不否认,他就是“那你是不是要做些什么补偿我呢,嗯”“那样子啊,我当补偿,行吗?”不在给Kenny说话的机会,卢国斌直接吻上了对方的嘴唇,舌尖一点点地勾勒着他的唇线,“当人家舅妈,是不是得有些实质表现啊”一只手将Kenny的双手束缚在上,另一只手开始解扣子。“砰”是关门的声音,高家朗现在一脸震惊地看着在沙发上做儿童不宜事情的两人,卢国斌的心思一下子就沉下去了,一脸阴沉地看了高家朗一眼,“滚回房!”高家朗一下子就被吓到了,立即溜回了自己的房间。Kenny扣子也没扣上,直接就伸手一拉,将卢国斌拉了回去,笑着说“怎么,不继续了”“回房间”卢国斌亲了他一下,将人抱了起来,回到房间关上了房门。

第二天一大早,高家朗就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离开了,等Kenny起床的时候已经见不到他小子了。“家朗呢?”Kenny随口一问。“他都这么大个人了,自己总不至于连住的地方都找不到”卢国斌一脸正经的说。Kenny真的发现,以前他觉得卢国斌严肃正经,是假象吧,这个男人真的是越看越迷人啊,这么想着,Kenny凑上去就是亲一口,嗯,估计今天午饭也不用吃了

――“你怎么搬来我家了?”Joey表示很无语,她家又不是大别墅,这个大少爷怎么会来她这里住啊,真是搞不懂。“没事,我不介意”笑话,要是他还呆在他舅舅那里,迟早被舅舅扔他到太平洋喂大白鲨。高家朗表示,自己绝对是一个有远见的外甥。可是他却不知道,Joey这里其实也不安稳啊。

评论(3)

热度(20)